你理财,互联网理财平台!
当前位置: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中国经营报:红岭创投明确出清时间表,仍有数十亿元不良资产待解

2019-04-01消息,

3月23日,红岭创投 官网更新平台创始人、董事长周世平文章《虽然是清盘,但是难说再见》。24日,周世平在某微信群发布招聘信息,“负责控股公司参与央企混改运作,为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提供战略规划”。

向来以大额企业借贷作为主要资产端的红岭创投,一面宣布清盘,另一方面创始人却在招兵买马,是否意味着业务在发生转向?“目前因监管原因不便多说。”红岭创投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具体可以看30日的交流会直播”。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眼下红岭创投仍有数十亿元不良资产待解。依靠清盘、转型,红岭创投之路未必如口说般轻松。

二度清盘

两个重要节点,两度宣布清盘。

在业内,周世平的大名近乎等于红岭创投。

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7月周世平通过某活动宣布,红岭创投2020年底前退出网贷市场,退出后将转型“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四大业务,将互金平台“红岭创投”转型升级并打造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红岭控股”。

而后的2018年1月,合规之风刮遍互金界,周世平再度改口,在其官网表示“仍然要做合规网贷业务,决定清盘大标不合规网贷业务”。

同年3月的红岭创投股东大会上,周世平在披露平台经营状况的同时,对合规进展和未来规划进行了说明。记者注意到,周世平所说的合规产品为运用科技手段发展农村土地流转金融服务,并在吉林、河北、江苏三省试点。然而,时隔一年,该项目并未再次提起。

今年1月,175号文出台,其中对于头部网贷平台亦有触及。与此同时,也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3月前各个平台都将进行合规备案最后冲刺,能否继续下去,将马上见分晓”。就在这关键时期,周世平再度宣布清盘。在《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一文中,周世平对清盘考虑给出解释,“监管部门领导考虑到行业稳定的原因,电话提醒老周改为合规备案,近两年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并且征求监管层意见,近期红岭创投正式提出清盘时间表及初步方案。”

根据红岭创投官网信息显示,2009年3月正式上线运营至今,红岭创投累计融资总人数130543人,累计出借总人数为486227人,累计出借4519亿元,待收184亿元,总投资人48万。

面对平台庞大群体,周世平表示,红岭创投2021年12月底清盘平台线上债权资产,未到期部分债权由红岭控股全额收购。另外两个平台,投资宝平台全面转型线下私募,原有线上标的分批置换并对应优质资产,线上平台2021年12月底之前清理完毕;亿钱贷平台资产合规并已银行存管,继续保留并争取备案。

“红岭控股及老周本人将以所有可变现资产为以上清盘方案提供担保,保障投资者安全上岸。”周世平承诺。

这份承诺能否兑现?红岭创投是否又有资本能够收拾残局?红岭创投方面虽未作出解释,但是卓正律师事务所白逸民律师认为,“根据监管机构有关要求,红岭创投发行的大额标的、净值标已经触及合规红线,宣布清盘相关业务属于正常现象。但是公司实控人承诺兜底,则需要强大的资本运作。”

白逸民表示,像红岭创投这样规模的平台,清盘前需要经过严格地评估测算,“如果公司本身就存在资金缺口,那么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很难完成清盘。”

另外,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邵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像红岭创投这样的平台,还要从运行的项目性质来看到清盘问题,根据2018年9月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情况报告》,P2P业务已经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反观红岭创投平台业务,可能对于互联网金融的主流方向有所偏离。”

债权解决方案单一

虽然两度宣称清盘,一直在配合整改合规,但眼下的红岭创投并非“壮士断腕”那么简单。正如周世平在红岭创投官网发布的帖子,“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此话果然不虚。难说再见的是红岭创投几十亿不良资产。

在清盘一文中,周世平表示,红岭创投原大单资产属于不合规资产,通过拍卖并购重组等手段进行变现,目前处置时机已经成熟,预计3年内可以分批收回。2019年平台线上存量规模降低50亿元,2020年平台线上存量规模降低80亿元,2021年12月底平台线上存量规模清理完毕。

时机成不成熟,能否按期回购,还得事实说话。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良资产处置远没有周世平所规划的那么简单。根据2018年7月26日红岭创投公布的第三期不良资产处置进展记载,“云南某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云南某建材工贸有限公司作为借款人以第三方云南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名下位于昆明新城高新技术产业基地B-4-20号地块的保税库227762.37㎡在建工程(12幢建筑物)和保税库60102.74㎡在建工程(4幢建筑物)抵押担保,向我司贷款合计25000万元。”同时,红岭创投就拖欠借款进行了说明,“截至2018年6月30日,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调解书、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书确认:该项目欠本金25000万元,利息17534万元(按年利率24%计),合计欠本息42534万元。”

同时,红岭创投还表示,“2016年12月,为推进该项目尽快完工投入使用,国企云南物流集团收购抵押担保企业(贷款抵押人),项目变成了由云南物流集团实际控股经营。2018年4月,云南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云南物流集团整体并入昆钢控股公司。目前,正与昆钢控股公司、云南物流集团商谈还款事宜,预计2018年底前将解决债权问题。”

但是,根据裁判文书网的两份执行裁定可以看到,执行内容与红岭创投存在明显出入。其一,根据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5)云高执字第31-1号显示,“责令被执行人向申请执行人偿还借款本金2亿元人民币及相应利息”。其二,根据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7)云0114执285号显示,法院认为,“该案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经我院五项查询后(银行、土地、工商、房产、车辆),发现被执行人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名下有土地,改土地已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但该土地存在抵押、质押、租赁等交叉错杂的权利瑕疵需要与相关权利人核实对接,特别是土地性质是否合法等众多事项尚待核实,所以暂时无法处置。其余被执行人明下午可供执行财产,所以申请执行的案款6400万元暂不具备执行条件。”

显然,对于2.5亿元的贷款,一部分还在执行阶段,另一部分则不具备执行条件。在这种尴尬情况下,债权问题并未如红岭创投所言在去年年底前解决。

虽然3月21日红岭创投已经发布公告称,4月1日起将全面停发净值标。同时,取消“高净值乘数转让专区”,即用户收购债权转让产品平台不再进行补贴。此外还公告调整债权转让费用,债权持有30天(含)以内及超过30天,转让服务费率分别为转让本金的2%和0.5%。但是正如红岭创投与昆明高新技术产业园的纠纷,钱难要,不良资产难变现。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类似业务,红岭创投只能选择一纸诉状的解决途径。如在2018年,红岭创投起诉安徽国宇置业有限公司、鹤壁市海韵房地产有限公司、云南盛世千福置业股份公限公司,上述公司被诉方均未出庭。

虽然红岭创投官方没有公布目前不良资产数额,但周世平曾在2018年3月公开表示,目前平台还有超过50亿元的不良资产未处置。

对于司法收贷是否可行,白逸民则认为,“司法收贷面临周期长、成本高、财产回收困难等问题,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可能导致借款人丧失还款意愿、还款能力等,属于断腕式催收。”

一方面,周世平承诺通过自己名下资产、红岭控股总部大厦、上市公司股权来给政府做担保,送红岭创投投资人安全上岸。另一方面,则是实际催收带来的巨大压力。

红岭创投初步的清盘方案将如何进退,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同样的额度、同样的三步申请,一分钟就可贷款。门槛更低、费率更低、品种更丰富申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