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财,互联网理财平台!
当前位置: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闲钱无处安放,理财无处可理:新中产人群在家庭财富管理方面的焦虑

2018-11-29消息,

随着“楼市调控升级”、“抑制资本外流”、“新资管时代”、“ICO 骗局”、“P2P 爆雷潮”、“A 股千股跌停”的不断涌现,新中产对处理家庭结余资金越发谨慎敏感,这一块财富“无处安放”。

心有余而力不足,是现下多数新中产人群在家庭财富管理方面的心声。

“打过这么多金融官司,依然逃不开踩雷。”一位80后金融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道。

作为法律从业者近十年,这位律师此前担任过上海一家区级法院的法官,涉金融类的诉讼数不胜数。从法院“下海”后,也处理过不少互联网金融类案件,不成想自己也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以为自己已经对理财有所钻研,但去年投资的一家四川的互联网理财出现问题,十几万打了水漂。

同时遭遇互联网理财的“深坑”的还有不少主审金融类案件的法官。为了安慰自己,这位律师声称“还好做了分散投资,这部分算是坏账计提了,就当是一单生意白干了”。于是,近期去了东欧休假散心。

这位律师的案例反映了当前新中产共同的困惑:闲钱往哪里去才安心?

闲钱无处安放,理财无处可理:新中产人群在家庭财富管理方面的焦虑
闲钱无处安放,理财无处可理:新中产人群在家庭财富管理方面的焦虑

近期,胡润百富发布的《2018中国新中产圈层白皮书》显示,源于对于中产身份的焦虑,中国新中产担心“不进则退”而从中产阶层跌落,因此渴望通过不断积累财富稳固既有的生活阶层或进入更高的阶层。他们平均拥有108万元的可投资金融资产,投资理财所带来的焦虑感仅次于子女教育一项。

新中产最青睐股票

至于中产如何定义,各界对其概念界定并没有统一认识。

胡润百富认为,中产阶层是在除去家庭衣食住行等方面基本生活消费支出后,仍具备更高消费能力及投资能力的社会群体,因此设定中产阶层其家庭基本消费支出(包括基本吃穿住行等支出)在家庭年均可支配收入的占比应低于50%。据此推算,一线城市家庭年收入30万以上、新一线及其他城市家庭年收入在20万以上的城镇居民可称之为中产。

截至2018年8月,中国大陆地区中产阶层的家庭数量达到3321.4万户。其中,北京是拥有最多中产家庭的城市,其次是上海,广东省是拥有最多中产家庭的省份,这三个省市共拥有1663.4万户中产家庭,占全国(除港澳台)的50.08%。

而新中产的门槛更高。胡润百富提出的标准是:在常住地至少拥有1套房产,最好有私家车;一线城市家庭年收入30万、新一线及其他城市家庭年收入在20万以上,且家庭净资产在300万以上;接受过高等教育;企业白领、金领或是专业性自由职业者;主要是80后,其次是70后和90后;主观自我认同为中产。

45%的新中产家庭拥有100万元以上的金融资产,16%在50万元以下。从三大经济圈来看,珠三角地区的新中产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最高,户均达到115万元,长三角和京津冀分别是112万元和108万元。

一个有趣的数据是,85%的新中产人群很关注“投资理财”,并且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其对家庭理财的关注度也在提高。但另一方面,数据显示43%的人群认为自己对于投资理财并不是很了解。

从主要选择的理财产品来看,新中产最青睐的是股票,调研中53%的新中产人群目前选择“股票”作为家庭资产配置的主要理财产品之一,但由于近年的股市持续低迷或震荡,投资风险加剧,未来投资偏好有所下滑。选择互联网理财、房地产、商业保险银行储蓄作为家庭主要理财工具的人群比例相当,均为29%左右。

另外,因受宏观政策及市场环境的直接影响,市场走向的不稳定性明显弱化了新中产人群未来对房地产市场与P2P网贷行业的投资意向。与此同时,互联网理财,包括银行发行类和宝宝类、债券等偏稳健型理财产品可能再次获得他们的青睐。

理财靠“盲选”

随着“楼市调控升级”、“抑制资本外流”、“新资管时代”、“ICO骗局”、“P2P爆雷潮”、“A股千股跌停”的不断涌现,新中产对处理家庭结余资金越发谨慎敏感,这一块财富“无处安放”。

客观上,一方面随着中国投资市场的不断发展与日益成熟,理财产品越来越丰富,产品设计越来越复杂,各种投资风险也随之隐现,新中产人群在理财投资过程中辨别市场风险及抗风险的能力亟待提升。

另外一方面,尽管新中产人群认为自己在知识水平和学习能力上足以自主学习如何投资理财,但现实是由于他们基本上都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或高峰期,可以研究家庭投资理财的时间很有限,常常面临如何选择合适的理财产品的困境,无奈只能选择自己在各类传统金融机构的APP上或网上进行理财操作,呈现出新中产人群在家庭资产配置过程中稳性“理财”而非积极“投资”的特点。

一个可以参照的数据是,报告显示,通过线下专业金融理财机构或在理财顾问的指导下进行家庭投资理财的新中产人群占比仅为18%。

“中国老百姓的金融消费知识与西方相比还是有差距的。”一位银行资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他举例称,销售部门打电话给客户营销产品,讲到T+0到账,对方就问“什么是T”,而讲到“靠档计息”,对方也是不知所云。在做线下投资者教育的时候,投资者对什么赚钱、市场热点是什么很关注,但是防范金融诈骗一类的知识就无人问津。

一位华东信托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70后、80后几乎都没有接触过完整的财商教育,在买理财产品的时候识别能力很差,几乎都是“闭着眼睛选产品”。比如认定信托是刚性兑付产品,只要国有金融机构发行的产品都靠谱,而会忽略信托产品的抵押物在尽调报告中的价格是否远高于市场价。

而陆金所联席董事长兼CEO计葵生表示,近年来投资者心态已经有所改善,部分客户开始认为回报率过高反而是有问题的。目前他们的客户中的一半还是希望每年可以有一个比较稳定的5%、6%、7%左右的回报,期限半年到一年半都可以接受;一些客户也愿意考虑做一些配置,用10%到20%的资金,投一个比较高回报的产品,其他的投相对安全也有一定的流动性的产品。

值得关注的是,面向新中产人群,而不是高净值人群、超高净值人群的金融服务机构还有巨大缺口。新中产未来计划选择专业理财服务机构帮其进行投资理财的意向非常强烈,达到85%。但针对新中产人群提供服务个性化、产品多样化的专业理财服务的机构市场供给缺口明显。

在有限的选择下,计葵生表示,应当一看平台背景和股东资质;二看平台运营了多少年,风控水平经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三看平台的透明度,所投资产是什么,风险何在有没有说清楚;四看收益率在不在合理范围内,如果固收类产品还想要8%-9%的年化收益,市场上是没有的。

同样的额度、同样的三步申请,一分钟就可贷款。门槛更低、费率更低、品种更丰富申办入口

网络贷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