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财,互联网理财平台!
当前位置: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小而美’网贷平台将被清退?亿元级以下平台需良性清退

2018-11-27消息,

近期,“杭州将清退存量不足1亿元的网贷平台”的消息在网贷圈流传。11月16日,浙江省丽水市P2P平台金满赢发布公告称,根据国家出台的监管政策,亿元级以下平台需良性清退。

其间,“北京将清退待收低于5000万元的P2P平台”的消息也流传开来:11月23日,上海网贷平台板凳理财更是在公告直言,“因存量资金过小,国家互金整治办建议良性退出”。

一时间,“P2P行业,再无‘小而美’”、“‘小而美’网贷平台将被清退”的论调淹没了网贷圈。事实真是如此吗?

平台存量是清退标准?

“‘小而美’网贷平台将被清退”的传言兴起于浙江杭州一家车贷平台的结清公告。11月8日,杭州做车辆质押的网贷平台予财缘披露分期业务结清公告。公告指出,自6月下旬以来,行业环境持续恶化,P2P暴雷、跑路事件频发导致出借人资金受到损失。国家相继出台各项监管政策来保障出借人利益,由于平台没有达到备案要求而收到金融办清退通知。

资料显示,予财缘为浙江哈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哈雷资管”)旗下的网贷平台,于2017年上线,主要以车辆质押项目为主。哈雷资管成立于 2016年1月6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由自然人罗华100%持股,经营范围为受托对企业资产进行管理,投资管理与咨询等。

予财缘清退消息一出,“杭州将清退存量不足1亿元的网贷平台”的消息就在网贷圈流传,有媒体报道指出,杭州多家在运营的网贷平台确认了“存量不足1亿元的平台将被清退”这一消息。

11月23日,上海网贷平台板凳理财更是在公告直言,“因存量资金过小,国家互金整治办建议良性退出”。

板凳理财官网披露,其是上海镐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镐丰资产”)推出的网贷平台。镐丰资产是由国资企业北京善得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一家专业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以车辆抵押贷为轴心,全面开展车辆抵押贷业务模式。

而在11月16日,浙江丽水车贷平台金满赢也发布了相关的转型公告称,根据国家出台的监管政策,亿元级以下平台需良性清退,即日起,金满赢平台将不发放标的,关闭充值通道。

官网显示,金满赢的运营主体是丽水市聚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聚融信息”)。据百度企业信用,聚融信息由自然人曹燕100%持有,2017年11月17日,注册资本由108万元,增加至5000万元,企业类型由私营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控股或私营性质企业控股)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

关键要看业务合规性

随着上海、浙江两地平台明确表示因存量小而被劝退,一时间“P2P行业,再无‘小而美’”的论调淹没了网贷圈。 “小而美”的网贷平台真的要被大批清退吗?

对此,存量在1亿元左右的杭州某网贷平台联合创始人及CMO王峰(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应该说清退1亿元以下的不合规平台,并不是全部要劝退。其实,有些平台本身就不在正常经营了,所以才被清理,不会因为平台小就关停,监管层从来没说过平台小就要关停。很多小平台没有银行存管,连备案核查的条件都达不到,所以只能劝退,这也是正常的。

据王峰了解,杭州有个别存量在1亿元以下的平台行政核查都完成了。“不合规的就劝退,监管是有这样表态的,至于说1个亿以下平台就要被清退就没有逻辑可言了。更有甚者有传明年5到10亿元规模的平台也要被劝退,这些都是不合逻辑的。”王峰表示。

杭州金融科技自媒体“Finten见闻”创始人程公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杭州也有待收1亿元以下的平台收到了行政核查通知”,意味着杭州并没有全面清退待收1亿元以下的网贷平台。

《国际金融报》记者也联系了杭州市金融办,杭州市金融办工作人员表示,市一级金融办暂无相关通知,不清楚具体情况。同时,记者从北京、上海、江西、南京、安徽等多地平台处了解到,各地都未收到监管层出具的相关通知。

安徽合肥市果儿金融联合创始人李红燕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果儿金融目前存量1.4亿元,没有收到清退小平台的通知,安徽也没有传出这方面的信息,而且我们也私下向监管部门打听过,监管不会这么干的,不会以平台存量作为清退标准,主要是看业务合规性。”

李红燕判断,被清退的网贷平台还是因为本身有大问题,恰好规模也小,平台在披露时含糊其词,只说了部分原因,导致出现类似“存量1亿元以下网贷平台将被清退”的不准确解读。

而《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上述自称“未达到备案要求被清退”的予财缘,及“因存量小而被劝退的”板凳理财、金满赢,他们均存在信息披露和银行存管方面的硬伤。从平台官网了解到,予财缘、板凳理财、金满赢对于监管要求披露的平台运营数据、股东背景及运营团队等资料,皆存在未披露或未充分披露的情况。

银行存管方面,也是上述被清退平台的一道槛。予财缘并没有引入银行机构作为平台的资金存管方,而是与第三方支付通道富友支付达成合作,平台用户的资金操作均在富友支付体系内划转,板凳理财、金满赢也未上线银行存管,这与监管要求明显不符。

此外,工商资料显示,予财缘运营主体哈雷资管在2018年7月31日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目前仍未移出。

11月22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金满赢询问退出的具体原因,金满赢客服强调,就是公告里面说的原因。而当记者问及金满赢为何未上线银行存管、信息披露不完善等情况时,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良性退出是大势所趋

事实上,对不合规平台有序良性清退是此次网贷合规整改一直在强调的事项,近期各地也在有序推进。

11月19日,北京市副市长殷勇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详细阐述了政府对互联网风险的管控方针,其中明确提到让P2P平台实现“三降”。

殷勇指出,今年年中P2P集中暴雷后,问题平台数量虽然已大大下降,但还不能说P2P最危险的时刻已过去。对存量平台进行整治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是“三查”,即机构自查、行业自律检查和行政检查;二是要求机构落实“三降”,即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

10月25日,浙江省省长袁家军在《人民日报》撰文提到浙江将“全面排查P2P网贷风险,按照‘保留一批、清退一批、取缔一批’原则,分类制订风险处置方案,严禁增量、严控存量、严打违法,建立机构动态监测清单、重点风险管控清单以及协同推进工作机制,切实打好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攻坚战”。

11月7日,湖南省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湖南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第一批取缔类机构名单公告》。据悉,这是首次监管部门公布取缔平台名单。

名单显示,湖南省第一批取缔类机构名单包含广慧人、九华瑞银等53家平台。此外,公告还指出,根据清理整治进程,后续将不定期公告取缔类P2P网贷机构名单。

早前,广东金融工作局发布的P2P网贷机构合规自查通知中就提到,未纳入专项整治的网贷机构需做好资金清退工作,鼓励业务量小、待收余额不大或无继续经营P2P网贷业务意愿的机构在完成资金清退后,退出市场。

当前全国各省市正在对P2P网贷机构开展紧锣密鼓地合规检查,要求网贷机构合规检查须在2018年12月底前完成。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问题多、已停业且一直未按照备案要求进行整改的平台将成为被取缔和清退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监管部门多次发声引导网贷机构退出,全国各地行业自律组织也陆续出台了网贷机构退出指引。目前,包括江西、广东、上海、杭州在内的10余个省市区已下发了网贷机构退出指引文件。

“杭州这边通知是12月30日要完成核查,要区分出可持续经营的平台和不合规的平台,到时候不合规的都要清退。”王峰表示,“核查后如果不合规平台还在持续经营,对于花了很多精力去做合规备案的平台来说也不公平,监管方面也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资深网贷人士俞伟(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不合规平台良性退出是大势所趋,现在监管逻辑就是通过核查、劝退不合规平台以此来控制网贷市场的整体存量,把风险降至可控范围。部分地区鼓励小平台有序退出,其监管逻辑还是落在风险防控上,因为小平台各项条件一般,核查备案很难达标,监管有劝退一部分的意图也是出于节约各方资源考虑,当然,不会存在无缘无故把能通过合规整改的小平台叫停的情况。

俞伟指出,部分平台被要求良性退出时会出现逆反情绪,或把责任推给监管方,或者干脆甩手不干,表面应付实际拖延。

网贷行业知名律师肖飒表示,平台不能拿着“良性退出”当幌子,忽悠出借人。“良性退出不能以牺牲出借人利益为前提,我们的终极目的就是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肖飒称。

同样的额度、同样的三步申请,一分钟就可贷款。门槛更低、费率更低、品种更丰富申办入口

网络贷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