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财,互联网理财平台!
当前位置: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信用卡代偿终究成为一门生意,互金平台扎堆信用卡代偿

2018-10-08消息,

2018年下半年,互金上市潮再度席卷,先后有维信金科、小赢科技等登陆美港股,紧接着,萨摩耶金控也赴美提交招股书。亿欧通过比对招股书发现,这几家公司交集的业务都有——信用卡代偿。尤其是以维信金科为代表,甚至将信用卡代偿作为其主营业务和利润来源。

那么信用卡代偿究竟是怎样一门生意?信用卡代偿前景和“钱”景究竟如何?信用卡代偿的商业逻辑是什么?所谓信用卡代偿,是指信用卡持卡人偿还发卡银行的信用卡账单时,通过在第三方机构申请贷款的方式一次结清发卡行信用卡账单,再分期还款给第三方贷款金融机构的过程。

看上去,借款人的行为有点“挖东墙补西墙”,实则不然。首先,一般情况下,平台方的利率会略低于银行信用卡分期18.25%的年化利率。

其次,接受这种服务的持卡人群也是有部分特定需求和场景。我们可以将有信用卡的人群细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最优质的用户,他们按时还款,信用良好,从来不产生利息;

第二类是次优级用户,也就是循环户,还款能力稍差,能够接受最低还款或者分期还款;

第三类是信用不良用户,还款表现差,经常性逾期。

信用卡代偿服务主要针对的是第二类用户。这部分用户有分期还款的需求,而且重视征信,是信用卡主要的利息贡献者。此外,这部分用户超前消费理念较强,信用卡额度往往不能满足其消费需求,需要额外的信用额度。中美信用卡代偿发展背景差异从起源来看,信用卡代偿发端于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由Capital

One首次推出,让用户通过自己的平台来还信用卡,并提供3个月到18个月不等的免息期或低息期。这种方法为刚刚成立的Capital

One获取大量用户,如今,信用卡代偿几乎是每家信用卡公司必用的获客手段。

在美国,信用卡代偿得以火爆,是因为征信体系完善,利率市场化,银行之间可以充分竞争,同时居民对负债消费的理念接受度较高。

而我国信用卡起步较晚,个人征信体系不完善,信用卡渗透率不到30%。同时,2003年开始,各大行的信用卡分期利率就被刚性地固定在年化18.25%。加上消费金融市场法律监管不健全等诸多因素,信用卡代偿的发展比较缓慢。

国内现有的专注于信用卡代偿业务的以互金平台为主,包括省呗、还呗、小赢卡贷、卡卡贷、替你还、松鼠金融、玖富万卡、分期乐、快易花、小花钱包、小黑鱼等。

按盈利模式,可以将这些平台分成两类:一类是先流量后业务,这类平台本身具备信用卡管理使用的丰富场景,开展信用卡代偿,来拓展业务范围。另一类是先业务后留存转化,以省呗为例,先推出代偿业务,在稳定用户后,补充信用卡消费使用的场景和其他理财业务。四大竞争门槛有业内人士分析,获客能力、利率、资金来源、风控是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的四大关键点。

从源头来看,由于信用卡代偿业务瞄准的目标客群是持卡用户,抢占这部分用户一定程度上是在同银行“争食”,因此在代偿之外提供诸如账单管理、信用卡优惠等信用卡分期的相关服务、如何用营销手段提高用户对平台的品牌认知,如何用低成本的方式获取用户至关重要。

风控能力主要表现两方面,一是评估借款人的信用状况,其中逾期率是信用评估的结果指标,此外,提供信用卡代偿服务的平台一般为了增强用户粘性同时进行流量转化,还会提供信贷产品。因此风险定价能力影响着平台能否向借款人提供价格具吸引力的信贷产品。

利率方面,从目前的行业现状来看,信用卡代偿平台分期还款的利率有银行信用卡账单分期18.25%的年化利率作为对标,因此利率的高低影响着对用户的吸引力大小。

资金来源上,代偿平台的资金多来自于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保险、信托,资金来源的多样化保证了对借款人贷款需求的及时满足,也直接影响着平台的贷款实现量和经营业绩。事实上,多元化、有竞争力的公司在资金端获得低价的资金是信用卡代偿的关键,一旦规模效益成型,未来的边际成本将逐渐降低,也会形成头部虹吸效应,这一商业模式的价值将愈发凸显出来。市场小、息差窄、违规风险多,信用卡代偿“春”未至根据《2017年中国信用卡代偿行业研究报告》,我国信用卡期末应偿信贷余额4.06万亿元,而信用卡代偿市场贷后余额规模在870亿元左右,仅占贷款余额的2.14%,体量非常小。这是我国信用卡代偿市场的现状,一方面可以看成是该市场尚不成熟,另一方面则说明该市场未来的增长空间可期。

由于信用卡代偿的本质是以低成本借入资金,再以较高的利率贷出去,因而借贷息差的高低决定着盈利空间的大小。从整个信用卡代偿行业来看,有统计显示,一般代偿平台从金融机构获取资金的成本在年化15%以上,而代偿平台从客户方面获得的年化分期手续费不过18%左右,再加上坏账、人工费、推广费等,盈利空间有限。“息差窄”成为制约信用卡代偿机构发展壮大的决定因素。

据维信金科的招股书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7年,其信用卡代偿产品放贷资金占贷款总实现量的比重都大于同期代偿产品所实现的利息收入占总利息收入的比重,换句话说,维信金科在代偿业务上投入的资金成本与收入不对等。

 

维信金科的招股书数据
维信金科的招股书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几家涉及代偿业务的上市公司包括维信金科旗下的“维信卡卡贷”、萨摩耶金服旗下“省呗”和小赢科技旗下“小赢卡贷”,贷款实际年利率高于银行信用卡分期年化利率18.25%,有的甚至在民间借贷年化利率36%的红线左右徘徊,那么这些平台如何成功吸引用户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或者可以大胆推测,在信用卡代偿业务之外,平台还有其他更能吸引用户的服务。亿欧发现萨摩耶金服旗下“省呗”平台提供小额现金贷和信用卡代偿服务时授予用户的是同一个额度。

此外,信用卡代偿业务还潜藏违规风险 。在代偿模式下,平台通过垫付用户信用卡欠款,取得对用户的债权,用户要定期向代还平台偿还贷款。这样一来,借款人的信用卡欠款被转移至代偿平台。这其实属于信用卡套现的一种方式,用户可能面临封卡或降低信用额度的风险。

2018年5月份,国家互金专委会发布的“互联网金融新业态风险巡查公告”称,“信用卡代还”和互联网金融相结合的业务模式,涉及信用卡违规套现、平台收取高额费用和用户信息泄露等问题。

总的来看,信用卡代偿拐点未至,障碍不少,是否有爆发期还是未知数。

同样的额度、同样的三步申请,一分钟就可贷款。门槛更低、费率更低、品种更丰富申办入口

网络贷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