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财,互联网理财平台!
当前位置: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星探主播新套路贷:想拿高薪,办分期贷款整容,保底高薪成画饼

2018-05-10消息,

主播公司招聘简章开出的条件优厚,保底工资6000元至1万,公司免费打造形象和培训。招聘时,她“轻松”通过总经理第一关,才艺总监第二关……

星探主播新套路贷:想拿高薪,办分期贷款整容,保底高薪成画饼

整容

“不整容的话底薪3000元,整容的话底薪8000元。”“整容的钱谁出?”“不用你出,都是公司免费打造……”形象总监拿着镜子一顿挑刺:“脸太方,需要打瘦脸针和溶脂针,鼻子不好看,需要做个鼻综合。”

贷款

签了合同,按照形象总监助理提供的地址,来到整容医院面诊,医院确定整形项目,让她办分期贷款支付整容费用。公司“星探”说,“贷款没什么,你底薪这么高,3个月很快就还完了”……然而上班后,她第一个月才拿到900元!而5.9万元贷款,24期需还9.2万元!

不要求学历,不要求才艺,整容后就能成为主播,入职底薪5000元至8000元,公司免费打造形象……在26岁的研究生胡瑶(化名)看来,这是一个绝佳的工作机会。今年3月,胡瑶到四川红播时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播公司)面试后,被公司引导至成都市美黎美医疗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黎美整容院),贷款5.9万进行整容。然而,整容后,她并没有拿到之前公司承诺的8000元底薪——第一个月,她仅仅获得了900元的休息补助金,而还完24期的整容贷款,她需要支付9.2万元。胡瑶的经历并非个例,多名女子陷入“主播诱导整容”的“套路”,背负数万元整容贷,而红播公司承诺的数千元“底薪”,仍然是一个遥远的“画饼”……成都商报记者 钟美兰 陈柳行

撒套

接到“星探”电话 面试高薪主播

胡瑶今年26岁,是四川大学研二的学生,学药剂学,眼看暑假要来临,她想在58同城找一份工作,却接到自称红播公司“星探”的电话。

“我没往这个主播公司投简历,却接到他们的招聘电话。”胡瑶说,该公司招聘简章开出的条件优厚,保底工资6000元~1万元,公司免费打造形象和培训。她半信半疑,3月21日,她到该公司面试,“星探”阿福接待并全程陪同,阿福递给她一张宣传单,内容与招聘简章说法一致。

填了个人简介表,胡瑶开始第一轮面试,面试官是总经理,问了她的个人情况,开始介绍红播公司。“他说公司是大型公司,有2000名主播,干得好的,月薪几十万元。”胡瑶说,她轻松地过了第一关。

面试第二关是才艺总监,主要面试五官和才艺,对方让她清唱了一首歌,坐在电脑面前拍了几张照,然后将她的照片发到公司群,给出一个结论。“不整容的话底薪3000元,整容的话底薪8000元。”胡瑶说,这让她很惊讶,“为何落差相差这么大?”对方回答,“主播都是这样呀,都是‘微调’了,月薪才上百万的”。

入套

想拿高薪 办分期贷款整容

此时,胡瑶正陷入经济困境,“整容的钱谁出?”对方回答:“不用你出,都是公司免费打造,如果想知道要动哪些地方,去问形象总监。”

才艺总监将她的底薪“8000元”写在面试流程单上,走进第三关——形象总监。形象总监拿着镜子,对着她一顿挑刺:“脸太方,需要打瘦脸针和溶脂针,鼻子不好看,需要做个鼻综合。”

一套流程走完,胡瑶到了签约经理面前。她说,当时自己想仔细浏览合同,但阿福有意无意遮挡合同内容。“他不让我仔细看合同,说合同都是对你有利的,你签这里……”胡瑶说,不到5分钟她就签了合同,“我当时陷入了美好的向往中”。因无法细看合同,她一直相信红播公司的说法,第一个月工资3000元,次月拿全额薪资8000元。

合同签完后,红播公司让她加了一堆微信,让她去找形象总监助理到医院去面诊,3月22日,按形象总监助理邓庆提供的地址,她来到美黎美整容院。

邓庆和整容院咨询顾问陈方芳非常热情,并指出,除了要打溶脂针和瘦脸之外,还需要做额头自体脂肪填充,并让她办分期贷款,她感觉有点不对劲,给“星探”打电话询问。“他说贷款没什么,你底薪这么高,3个月很快就还完了。”胡瑶说,邓庆和陈方芳也在一旁游说,很快她办理了两个分期贷款,用以支付整容费用,贷款总额为5.9万元。

3月23日,她完成了所有整容项目,回家休息了19天,按照公司说法,恢复期一天工资100元。

中套

承诺八千底薪 首月只拿到900元

4月10日,胡瑶前往红播公司运营部国栋大厦报到,前台让她在一份文件上签字,她也不知道该文件是什么。

“公司给一台手机,一个支架、一个房间,你就自己直播。”胡瑶说,她每天直播5个小时,按时间核算播够公司规定的13天70个小时,4月底她的粉丝有76个,刷礼物的仅有一人。

4月20日发工资的日子,她却只拿到了900元,这900元并不是工资,而是3月份休息期的补助金,而分期贷款催还通知显示,24期还完她需要还9.2万元!她感觉自己被坑了。

“休息补助金一日100元,我休息了19天,应该是1900元。”胡瑶说,她还得知,孵化期长达3个月,工资不是3000元,而是1500元,“这么低的工资我怎么还款”,她连忙去问经纪人母宇。 “母宇说公司给我出个方案去解决,让我在公司办张信用卡,拿信用卡的钱去还贷款。”胡瑶说,而且过了孵化期,还有3个月实习期。“换而言之,一年合同期,永远都拿不到8000元的工资”。

胡瑶发现,和自己有类似经历的人不在少数。另外4名主播称她们也遭遇了相同“套路”。5人核对发现,面试流程和整容经历惊人相似,整容项目也大同小异:鼻综合、眼综合、打瘦脸针和溶脂针,自体脂肪填充。只是整容价格,因底薪不同(5000元到8000元不等),而略有差异。所有信息汇总,5人都感觉“被套路了”,更尴尬的是,所有的人都没拿到合同。5月3日,胡瑶等3名主播决定先去讨要合同,最终她们拿到了自己签署的《网络直播委托协议》。

主播王颖(化名)说,第一,说好的免费打造主播形象,变成了自己贷款整容;第二,说好的孵化期3000元,次月拿保底工资,不管完成任务与否,没有人拿到3000元,更不要想后面的高保底工资;第三,说好提供声乐和舞蹈培训,但所有主播都是自生自灭。“公司只给你画了一个饼,就是高保底,其他啥子责任都没有,而主播要承担各种违约责任和违约金。”

记者暗访

面试要过关 颜值须微调

面试过程是否充满诱导性?面试过关与整容是否具有必然关系?5月4日,记者对红播公司面试过程进行了暗访。

面试要考核颜值 不过关要自费“微调”

记者通过网络联系上一位名为“江秀峰”的招聘人员,电话里江秀峰称公司正在招聘主播,公司待遇很好,底薪3000~10000元,礼物提成70%,还有带薪实习期和免费的包装培训。与之相对的,要求比较高。至于是什么硬性要求,“只有来公司面试才晓得。”

面试地点在环球中心,面试流程分为初试复试签约三个阶段,共10项内容。江秀峰接待了记者,他让记者先填写一张《合作申请审批表》,随后进入“星探办公室”进行第一轮面试,简单了解记者信息后,他强调公司待遇非常好,并提出招聘要求:做主播主要看形象,最重要的就是颜值。“形象总监会对你的形象进行一个考核。如果觉得你的颜值达不到公司要求,会给你一些建议,如果让你做一些小的微调,你可以接受吗?”

记者正在犹豫,江秀峰连忙保证,“微调”并不会做大手术,仅仅是做个双眼皮、收个鼻子或者下巴,打个瘦脸针。

“微调”手术费是否包括在“免费培训包装”中?江秀峰说,手术费需要自己支付。

那么,整形医院是否隶属于公司?他予以否认,“只是公司推荐,你可以去外面做再来接受复试,但如果效果不好也不行。”

整容费用难以承担?江秀峰让记者不用担心,因为“一般都是零首付分期,公司不会让你出太多费用,一般在3万~5万,公司对于做微调也有扶持。每个月就还一两千元,到时有了保底工资和提成,就能轻松还上。”

随后,记者被领往范姓形象总监进行面试,她指出记者面部三个地方需调整,要瘦脸,眼睛形状不好看要调整,鼻子肉需要收。并询问记者:“可以接受吗?”

记者担忧鼻子手术失败能否不做手术?形象总监摇摇头:“这个确实没办法,必须得动它。”至于费用多少,需要医院来确认。

艺术总监面试 谈得最多的是整容

在等待艺术总监面试期间,“星探部”一位自称主管的江某不停对游说记者。他说,只要形象不过关的都进行过“微调”,公司2000多名主播,80%都动过鼻子。“如果去外面的医院,公司不放心,可能会达不到要求,但在公司的医院整形,按照形象总监的建议做,就能保证达到要求。”

艺术总监面试,谈得最多的依然是整容。她表示直播第一点就是颜值,是否能接受形象总监提出的建议,随后让记者试镜和清唱歌曲用以测评,得到结论是“脸部轮廓不鲜明,眼睛有些浮肿。”最后,她开出6000元的保底工资,并表示公司会提供资金扶持微调。

江某恭喜记者,“开了保底工资,就证明面试通过,保底工资6000元包括了做微调的扶持”,他说,只要你开始微整,第二天就发工资。见记者犹豫,他不断催促记者签约,并表示“如果你觉得行,直接签了,今天就可以开直播间。”

如果不微调,还能不能签合同?江某称:“没办法,公司提出来的建议,你必须达到,如果你形象不过关,公司签了你,凭什么花人力财力物力培养你?况且连这种小手术都会失败,公司还会推荐你去那一家医院吗?”

可以自行整容么?江某迟疑了一下说:“可以去其他医院,但费用可能更高,效果达不到公司要求,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公司不负责任。如果效果不好,公司为什么要给你扶持?”

疑点追问 15名“主播” 13人被“推荐整容”

/ 主播公司 /

员工存在操作不规范问题

5月7日,记者前往环球中心采访,在红播公司一位形象总监的办公桌上看到一盒美黎美的产品以及疑似4月25日到4月28日的面试名单,上面一共面试了15个人,其中仅有2个人不接受微整,其他13人都写着微整的项目。另据两名主播提供的医院整容档案中的贷款《同意分期》单,上面分别写着公司联系人的电话,记者对其中的两个电话予以核实,对方皆表示,自己是红播公司人事部的工作人员。

四川红播时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洪波表示,“我们的员工在招聘过程是不是存在忽悠的现象,以前确实有,为此我们处理了一部分人,现在还有没有,将进行调查”,如果确实存在“忽悠”和“误导”等违规行为,公司会马上处理和整改,也会承担责任。

杨洪波坦承,在面试过程中,因为行业对主播要求较高,确实建议过主播前往美黎美进行微整。“因为我跟美黎美的汪教授比较熟悉,他的技术也比较过关。”不过,他否认面试过关、微整以及高保底工资三者之间有必然联系,面试过关的未必微整,愿意微整的未必进入公司,高保底工资不包括微调扶持资金。“现在出现一些问题,只是因为下面员工为了出成绩出现的不规范操作,并不是整个经营模式有问题。”

杨洪波介绍,目前公司在播的200名主播当中,有二三十人在美黎美进行过整容。主播的工资,完全按照公司的收益分配细则执行,要拿到保底工资,必须完成公司规定的任务:以保底工资8000元为例,在恢复期,补助金每天100元,最长恢复15天,若时间延长需要申请才能继续发放补助金,且当月补助金延迟下个月发放;而孵化期第一个月达到有效的天数和时长就会足额发放(一半为1500元),但是次月刷礼物资金必须达到3000元的80%,即2400元。

疑点追问 “形象助理” 竟是整容医院员工

/ 整容医院 /

员工私下行为 医院将进行核实

5月4日,胡瑶等三人前去美黎美咨询整容效果时,再次见到了自称为“形象总监助理邓庆”坐在该院咨询师陈方芳的办公室。三名主播的微信截图显示,邓庆为主播发送医院地址,负责红播公司的主播在整容院的面诊,清楚红播的合同和工资事宜。

美黎美医院院长贾黎否认与红播公司存在合作关系。“和红播只是单纯的客户关系,有些主播确实是美黎美做的,其中邓庆是我们医院工作人员,是陈方芳的助理,主要就是对接网红公司的业务,也包括红播公司。”贾黎说,至于邓庆为何会参与红播公司的业务,她表示“应该是个人私下行为,医院会对她的行为进行核实,再决定怎么处理。”

/ 律师说法 /

招聘-整形-贷款三环节联合起来看

涉恶意串通 损害第三人利益

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邢连超认为,这种操作经营模式就是一种典型的商业骗局。“一般来说 ,第一,找工作就是针对应聘者条件作出要求,不会设置这种不合理的前置条件,如整容;第二,即便是当主播,未来所获收益也是不确定的,但招聘人员宣传过程中夸张得非常厉害,诱导他人去整形美容并提供便利,让应聘者非理性和冲动式消费,组合起来就是商业骗局。”邢连超说,不过从每个环节来看,合同是合法的,整容提供了服务,公司的确也提供了主播职位,每个环节都是合法的,应聘者要调查取证非常困难。

广东德纳(成都)律师事务所方毅律师认为,应聘者跟红播公司签订合同的前提是,必须“符合”红播公司的“形象要求”,进而由该公司带应聘者到指定整容医院整形,如果应聘者整形费用不够,进而需向小贷公司申请贷款。孤立来看,每个环节似乎都合法,但把三个环节联合起来看,就涉嫌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是否有整形必要,完全由红播公司主观认定,整形后是否符合要求,也没有客观标准。这就可能造成红播公司以签约应聘者为名,通过指定整容医院及小贷公司迫使应聘者消费,损害应聘者的利益。

看上去很美 套上去难解

律师说,从每个环节来看,合同是合法的,整容院提供了服务,主播公司的确也提供了主播职位,每个环节是合法的……但将三个环节连起来,却让我们看到了整个事件中的“玄机”。

不过,现在的我们是在看到受害者讲述和记者暗访后,形成“上帝视角”才窥见事件全貌和“套”中内幕,而当初身陷其中的年轻女孩们,却如同迷失森林中,只看到一棵棵诱惑之“树”——高薪、变美、走红……却对潜藏在背后的环环勾连的危险一无所知,就连研究生胡瑶都未能幸免。因此,女孩们受骗,无关教育背景,而更多与社会阅历和侥幸心理有关。从某个角度而言,也更能看到主播公司—整形医院—贷款公司,多个利益方的“完美配合”与精心设计,让你面对诱惑,哪怕只有一丝侥幸,都可能进入圈套。更让人担忧的是,孤立来看,在整个事件中,每一个环节都是合法的,每个利益方都提供了相应的“服务”,这意味着调查取证的艰难,女孩们的维权看上去并不那么容易。

人生漫长,有些“路”看上去很美,却往往暗藏着不可知的风险,这时候,理性的头脑与清醒的判断就显得尤为重要,希望更多女孩能明白,这样的“路”并不好走!

同样的额度、同样的三步申请,一分钟就可贷款。门槛更低、费率更低、品种更丰富申办入口

网络贷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