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财,互联网理财平台!
当前位置: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曾经做大规模的大标业务,已经成为网贷平台登记备案的拦路虎

2018-01-30消息,

曾经做大规模的大标业务,已经成为网贷平台登记备案的拦路虎。各大标平台亟待处置存量大额资产,以求通过监管备案。

“去年年底57号文公布了以后,红岭创投能不能合规备案,很多人没有信心。”1月27日,网贷大标平台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称,红岭创投备案的唯一障碍,就是原有的大额存量资产不合规,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存量资产处置。因此,在单独申请备案的同时,还将与其他平台一起联合备案。

曾经做大规模的大标业务,已经成为网贷平台登记备案的拦路虎
曾经做大规模的大标业务,已经成为网贷平台登记备案的拦路虎

大额资产成为备案的主要障碍,是大标平台共同面临的问题。多名业内人士称,大标平台要想通过备案,必须要化解存量资产。但能否找到接盘方,要看资产质量、业务是否合乎政策环境,找到合适的接盘方并不容易,一些小标平台若要通过备案、改善业务,也需要寻找新的股东进入。

存量大标成备案大障碍

在网贷行业,红岭创投以大标知名。1月27日的存管与备案进展说明会上,面对上百投资人对备案进展的追问,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称,红岭创投备案的唯一的障碍,就是原有的大额存量资产,被定义不合规的资产,所以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存量资产处置。

所谓57号文,是指网贷整治办2017年12月下发的“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各地最迟应于2018年6月末之前,完成整改验收以及后续备案登记,而2016年8月24日后新设立的网贷机构或新从事网贷的机构,原则上不予备案登记。距离备案时间到期,目前剩下的时间无多。

周世平称,合规备案有几个前提条件,第一是存量资产的处置,第二是合规资产开发,第三是银行存管,第四是信息披露,另外还有ICP(网络内容服务商)金融资质。而红岭创投最大的问题是存量资产处置,为此银行存管也进展不快。

2016年8月24日,十部委发布监管规定,已经对网贷大标进行“死刑”宣判。根据红岭创投总裁项旭透露,截至目前,该平台大额资产存量约为110亿元。如何处理这些存量资产,成为摆在其备案面前的最大难题。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红岭创投涉房资产较多,处置也需要大量资金,但现在又赶上房地产调控,要找到接盘方可能会比较难。

大额资产并不是红岭创投独自面临的问题。由于各地验收、备案规则不一,每家平台面临的情况都不相同。某业内人士此前曾向第一财经透露,广东10亿元以上的平台,有省级金融办和银监局双验收。

广州安易达网络小贷总经理徐北说,违规自融、大标、息费、信披都是备案的必须条件,但对大标平台来说,要想通过备案,必须解决存量大标。

“解决大标主要有两种办法,要么转出去,要么卖掉。”广州互金协会会长方颂对第一财经称,前一种是将大标资产从现有平台剥离,后一种则是找到接盘方彻底卖掉。能否找到接盘方,要看具体资产质量、业务是否合乎政策环境。 此外,通常大标资产方也是银行的目标客户,如果符合政策,在银行贷款(快速审批秒下款)并不难。但不能得到银行支持,就说明至少在监管政策上与监管要求不符,因此要找到合适的接盘方并不容易。

“目前来看,各家平台都在采取存量转化的措施,各家都差不多。”周世平称,从与地方监管沟通的情况来看,原有的存量资产可以作为历史原因承接。同时也计划通过其控制的其他公司来承接红岭创投的存量大标资产,在投资人的用户体系里进行置换。此外,该平台也在开发符合监管要求的其他小额借贷产品

周世平还称,基于上述考虑,红岭创投准备今年三月底开始进行备案。同时,红岭创投还联合了上市公司、国有控股公司等成立新的平台,按照新的监管规则运作,上线以后符合合规资产要求,也在申请合规备案。“不管单独备案,还是联合备案,总有一条路能走通”。

小平台寻求“金主”

大标平台为通过备案发愁,一些以小标为主的平台,却在吸引各路资本,网贷平台买、卖“壳”也活跃起来。

日前,深圳网贷平台易享贷宣布,该平台已经获得建筑装饰企业立捷国际投资控股集团的2245万元投资,后者获得易享贷51%股权。据其披露,该平台10万元以下的借款(享低息贷款)占比超过75%,已经启动申请备案。

这是否意味着小标平台备案相对容易?“活跃是很活跃,但成交很少。”徐北说,各地备案、验收细则不同,而且“上不封顶、下不保底”,能否最终通过备案很难说。买、卖“壳”大多停留在纸面协议阶段,真正成交的非常少。

广州某平台人士称,很多网贷平台买卖壳,都以备案成功作为付款条件。按照监管要求,在信披方面网贷的借贷、贷后处理等信息,要“点对点”的进行处理,而标的金额小、数量多,平台基本上都是批量处理,也不符合监管要求。

这在北京2017年7月出台的备案要求中就有体现。北京金融局规定,备案登记的条件包括能够依据适当性原则,有效识别合格的网贷信息中介业务的客户群体,包括但不限于客户身份识别措施、客户风险管理能力识别等。

网贷平台的抵质押物处理也是一大问题。方颂认为,信息中介的定义,决定了不能将抵质押物登记在网贷平台自身或关联方名下。但事实上,网贷的抵质押物,基本上都是登记在平台或其关联方名下。要想通过备案,可能要找第三方处理。

“如果老股东还在,管理层也没换,就不能算是卖壳。”上述广州网贷人士称,在信披不透明的情况下,网贷平台的估值很难确定,接盘方也不敢轻易接手。而有些平台的控股方虽然变化,但可能是出于业务合作的目的。

上述投资易享贷的企业就称,其入股主要是希望布局建筑装饰行业的供应链金融,入股的过程中也进行了多方评估。未来,双方将在业务层面合作,以建筑装饰行业的大中企业为还款来源,以产业链的上下游中小企业为融资主体。

“一些平台要实现盈利,仍有一个较长的过程,后续还需较大投入。”方颂也称,除了真正卖壳之外,即便备案成功,强监管到来之后,如果原股东投入能力、产品、业务存在不足,必须要寻找有实力的投资者,获得资金和业务。

同样的额度、同样的三步申请,一分钟就可贷款。门槛更低、费率更低、品种更丰富申办入口

网络贷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