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财,互联网理财平台!
当前位置: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P2P平台全球“失宠”,P2P平台的投资占比降至30%以下

2018-01-19消息,

一家全球性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高级合伙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就基金投资组合而言,P2P平台的投资占比降至30%以下,剩余逾70%资金投向互联网财富管理保险科技、支付、监管科技、人工智能+消费金融等领域的金融科技公司。

近来,尽管金融科技产业倍受PE/VC机构青睐,但P2P却成为最大的失意者。

英国金融科技公司协会Innovate Finance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全球股权投资机构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额达到260亿美元,较2016年增加约70亿美元,但P2P平台的投资比重却在持续下滑。

P2P平台全球“失宠”,P2P平台的投资占比降至30%以下
P2P平台全球“失宠”,P2P平台的投资占比降至30%以下

这在不少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身上得到体现。

一家全球性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高级合伙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就基金投资组合而言,P2P平台的投资占比降至30%以下,剩余逾70%资金投向互联网财富管理,保险科技、支付、监管科技、人工智能+消费金融等领域的金融科技公司。

“这也是全球VC/PE机构金融科技投资风口转变的一个缩影。”他坦言,在2014-2015年,全球约75%金融科技领域股权投资集中在P2P领域,从2016年起,P2P平台投资比重在持续下滑。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方面全球P2P平台正遭遇严格监管,告别此前的快速发展黄金期,令股权投资机构对投资风险的担忧日益增加;另一方面Lending Club等P2P鼻祖企业被曝内幕交易问题,凸显这个产业合规操作面临较大挑战。

“这也驱使股权投资机构的投资对象,开始从钓鱼者转向提供鱼竿的人。”一家国内股权投资机构负责人直言,一方面上述领域金融科技机构不大会触碰用户资金与投资管理,更多通过技术输出提高金融服务效率,相应的金融监管与业务整改压力较低,另一方面这些金融科技机构还能向传统金融机构提供技术服务,从而获得更大发展空间。

P2P股权投资遇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尽管近期中国P2P机构海外上市潮涌,却没能激发国内PE/VC机构的Pre-IPO投资热情。

“当前中国P2P平台海外上市的窗口期正接近尾声。”一家VC机构合伙人向记者分析说。一方面国内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不少P2P平台面临业务规模发展受限与合规操作成本大涨的双重困境,难以延续过去数年井喷式增长态势;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对现金贷、校园贷进行整治,也掐断不少P2P平台的利润来源。

如今,海外资本市场已注意到这些问题,要么婉拒认购中国P2P平台IPO额度,要么大幅压低中国P2P平台估值。

一家美国PE机构负责人直言,欧美国家P2P平台同样遇到VC/PE投资热情下滑的窘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欧美P2P平台对金融监管反映“不够积极”,加大资本市场对金融监管从严与业务发展空间受限的担忧,另一方面全球P2P行业标杆性公司Lending Club被曝内慕交易,某种程度压低了欧美股权投资机构对P2P行业的投资兴趣。

“毕竟,欧美资本市场特别重视企业的公司治理架构是否健全,内部风控措施是否完善,信息披露是否透明完整,一旦行业龙头企业出现违规操作,资本市场就会对整个行业用脚投票。”他指出。

在上述国内VC机构合伙人看来,这仅仅是“表象”,深层次原因是欧美P2P市场与中国截然不同--相比中国拥有数量庞大的缺乏信用卡,得不到银行信贷金融服务的客户群体,欧美国家个人信贷等零售业务高度发达,P2P平台主要通过互联网金融技术提高金融服务效率(比如信用卡代偿)获取发展空间,随着越来越多P2P平台出现加剧市场竞争,欧美P2P市场悄然进入饱和期。

以现金贷业务为例,随着欧美P2P机构竞争激烈,不少P2P平台开始向工作不稳定的新移民群体提供“发薪日贷款”(即现金贷)。由于他们收入不稳定,这些平台坏账率也居高不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为了获得VC/PE机构青睐,各国P2P平台都不遗余力地开拓新蓝海市场。

“近日去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布局P2P业务的中国互金平台相当多,有一次在印尼遇到3-4个不同平台同行在考察当地现金贷市场。”一家国内P2P平台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背后,不排除部分平台打算借着业务国际化获取新一轮高估值股权投资。

不过,国内VC/PE机构对此相对谨慎。

“随着各国从严监管P2P,即便这些平台找到新蓝海市场,若难以构建兼顾合规操作与利润可持续增长的业务模式,光靠说故事很难打动股权投资机构。”上述VC机构合伙人直言。

金融科技风口转变背后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两年全球股权投资机构在加大互联网财富管理,保险科技、支付、监管科技、人工智能+消费金融等领域股权投资力度同时,对机构的投资门槛也在水涨船高。

“多数股权投资机构更喜欢技术研发类金融科技公司,尽可能避免触碰客户资金与投资管理。”上述美国PE机构负责人表示。这背后,是股权投资机构趋利避害心理驱使。一旦金融科技公司触碰用户资金,将面临金融监管部门对资金流向安全合规、信息披露透明全面、跨境流动满足反洗钱等一系列监管要求,反而导致业务发展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反之纯技术研发类金融科技公司更多采取技术输出赚钱,相应监管压力更小,业务发展空间随之更大。

上述全球性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高级合伙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前不少金融科技技术在欧美国家拥有相当高的发展空间,比如近期美国刚开始尝试使用二维码进行支付,相关的支付技术研发机构受到股权投资机构与资本市场普遍青睐。

与此同时,不少美国股权投资机构还在关注数字货币的发展。

“他们看好的,不是ICO领域,而是在供应链金融等特定场景下,如何利用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技术提高上下游供应商的资金结算支付效率。”上述美国PE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在传统供应链金融操作流程下,核心企业需向一级供应商提供发票,后者再向二级、三次中小供应商出具发票,才能帮助他们获得银行供应链金融贷款,这往往造成贷款审批流程漫长。在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的模式下,上下游供应商只需在区块链确认交易金额,就能通过数字货币完成货款支付,再由企业将数字货币兑换银行贷款,从而大幅提高供应链金融服务效率。更重要的是,这类数字货币研发机构不触碰用户资金,能换来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与发展空间。

同样的额度、同样的三步申请,一分钟就可贷款。门槛更低、费率更低、品种更丰富申办入口